七点钟的Barista

深夜谈吃:





我搬到这座城市的第39天。




也是我第10个清晨走进这家咖啡馆。








这家cafe跟我的新住所只隔着一条小街。我别扭的不知道怎么称呼这个公寓,能叫“家”吗?也仅仅是熟悉了电梯间里复杂的各国香水和晚饭时间隔壁传来老陈醋的味道而已吧。








39天,还对这座城市充满不安的好奇。








barista是那个熟悉的有酒窝的男生。




“你需要什么?”金发的女服务生问道,耳尖的翠绿饰物有些迷乱。




“Cappuccino ,No sugar。”




她从一大玻璃瓶里倒出冰水,推过来。我才注意她刻意涂上花瓣的指甲,是也在想留住快要告别的盛夏吧。








我坐在cafe的角落,身后的墙上是黑白铅笔色的女郎漫画。这是最让我觉得舒服的座位,窥视进来的每一个顾客,包括毫不分心做咖啡的他。












有天半夜刷instgram的时候发现了这家店的新菜单,上面的甜品让疯狂减肥党也把持不住。清晨7点我冲下楼,在店员讶异的眼光里吃完了它。




Vanilla custard sago with rhubarb compote,raspberry foam ,rose meringue and vanilla ice cream.




16度还穿着短裤的我,被冰冷刺激的快要胃痉挛。








来杯热的吧。




我犹豫的不知道喝些什么。




他好像能够分辨出我选择恐惧症的烦扰,沉闷瞥了一眼说:




“我们新进的black blend不错。”




我看到了咖啡机上面贴着的介绍“drummer boy”,好像是个获过奖的很难搞的家伙,跟这个高冷的barista一样。




试试吧。








他一个个拿下面前的order单,带着点兴奋感的做每一杯咖啡。跟刚才的不苟言笑判若两人。熟练的把持着咖啡豆,酝酿出一番浓重的黑苦,再皱起眉角打着奶泡或者细腻的拉花。做完后顺手习惯性的摇了下铃铛。我看到了他手臂上的纹身,他好像是第一个有纹身却不会令我厌烦的男生。一定是时间早的我还发懵,或者被他制造出的咖啡香气迷了心。








也就还不错。我不肯低头承认这个冰冷男的推荐和手艺。




从佛罗伦萨离开的时候,我下决心再也不喝cappuccino。我想再也不会遇到那样被咖啡熏染过的美好城市,和奶泡顺滑在喉咙的舒服。




打破小小决心的莫名选择,




苦涩而暧昧的泡沫,




是只能自尝的孤独缠绕。








一小时后离店那刻掏出手机,发现刚刚发在instagram上的图片被他留言点了赞。




“Thanks for the kind words . Glad you like them!”




回头看到他和老板在低头研究那台咖啡机,后厨做的新鲜的muffin和可颂被精巧的摆在了玻璃窗后。




突然的一瞬间,被不知哪里来的香气,温暖了下。












我像是个精神病般的窥视狂,翻完了他357张照片。




87张关于墨尔本。




53张关于咖啡。




剩下的都是家人。




惊讶的发觉他是我一直寻觅却第一个遇到的双鱼座男生。照片里的笑容单纯的好看。




他对咖啡称得上狂恋,总是能做出各样美好的拉花,用天鹅说早安。








于是,有了我后面9次的伪装漫不经心。




早上7点,我固执的要做第一个顾客,看着他细长的手指摆弄好白色泡沫,




到了第7次,我终于等到了他的一句:




Have a nice day.








浅抿一口,那天的cappuccino是加了糖吗?








今天突然看到新闻,




墨尔本打败了罗马和维也纳,成为了全球有最好咖啡的城市。




可是再多华丽繁复的味道,也抵不过最熟悉的暖心。




好想拨快时钟到清晨7点,第11次推开店门,等来一杯他做的cappuccino。












这座城市走300米就有一家cafe,无数barista潜心钻研出让你深陷沉迷的成熟香气。




这座城市也恰巧足够慢的让你有闲暇发呆,让一切难以打发的孤独被幻想填满。




细密进空气里的浪漫也容许溢出来的少女心,




谈一场独自想象的恋情。








哦,对了,你问我偏执般要做第一个顾客的理由?




那是我17岁就开始的梦想,




有人泡好一壶足够清醒暖人的咖啡,和阳光一起低声叫醒。




就好像是半夜不灭的等待的灯光,和桌上扣着盖子的一碗煎蛋细面。




嘘,请不要告诉他。








图&文  2南







评论
热度(115)
  1. Nae._深夜谈吃 转载了此文字

© 看你还是那么胆小一个人光顾看我 | Powered by LOFTER